May 23, 2016

中文博客

五診合参
河洛醫科大學 楊磊

所謂“五診”, 是指傳統四診望、闻、问、切,加上“脊椎診斷學”,對人體進行整體,綜合的診病方法。

望、闻、问、切四诊,是调查了解疾病不同的四种诊断方法,各有其独特的作用,不能相互取代,只能互相结合,取长补短。四诊之间是相互联系、不可分割的,因此在临床运用时,必须将它们有机地结合起来,也就是要“四诊合参”。只有这样才能全面而系统地了解病情,作出正确的判断。

只强调某种诊法的重要性,而忽略其他的诊法的做法都是不对的。自从王叔和以后,诊脉和舌诊都有很大的发展,因而有些医生便出现一种偏向,往往夸大脉诊,或夸大脉诊和舌诊,一按脉,一望舌便判定病情,莽下处方用药,而忽视四诊和参的原则,这是大大的不对。因为疾病的发生、发展是复杂多变的,症候有真象也有假象,有的假在脉上,有的假在症上,所以临床上有“舍脉从症”和“舍症从脉”的方法。如果四诊不全,便得不到病人的全面的、详细的资料,辨证就欠缺了准确性,甚至发生错误导致很严重的后果。

即使如此,臨床上仍然出現很多漏診,誤診或不明診斷現象。譬如,腹脹是臨床上非常常見的病例,有一位患者從6歲時都患有脹氣,到現在已經46年,仍然天天脹氣,吃飯不得不少量多餐,飯後必脹。她服過制酸劑,也服過不同理氣降氣,消食化滞,舒肝和胃的中藥,都有幫助,但始終不能徹底消除症狀。四診結果是:脾氣不足,肝鬱氣滯。所以理氣降氣外,還應解除導致脾胃不和的根本原因。如果加上“脊椎診斷學”就一目了然。診斷表明,患者T12,L1-2 向左偏移12度,並有軟組織結節。經過調整脊椎後,脹氣即刻減緩,同時施用柴胡疏肝散,7次全部治癒。

肝炎是非常難治的病症,有的患者肝指數升高到不可思議的地步,只有西藥才可以真正把它控制下來,中藥很難將陽性轉陰,或者收效甚微,甚至沒有任何效果。一位患者,男,55歲,被診斷為B型肝炎兩月餘,證见極度疲勞,行走緩慢,嗜睡,精神不能集中,無法工作,食慾尚可,ALT 351 U/L, (正常小於40U/L),病毒指數HBV DNA:400萬IU/mL(正常:小於2000IU/mL)四診:舌紅少苔,両尺脈沉弱。針灸以疏肝理氣,滋補兩腎為主,加溫針灸,方藥:“柴胡疏肝散”合“金匱腎氣丸”。萊=来診5次,症狀和指數均不見明顯改善。加以“脊椎診斷學”,發現T5-7 弧形偏右約13度。以上針藥調理不變,加上脊椎調整兩次,症狀有明顯改善,疲勞程度減輕,睡眠時間變短,由每天12小時減為9小時。經過3次調理,實驗室化驗結果為:ALT減為227,HBV DNA 在第三次時減為79萬,第五次時,ALT減為221, HBV DNA 35萬,12次後,ALT25 U/L, HBV DNA 26萬 IU/mL,再經5次調理,HBV完全正常小於2000 IU/mL. 西醫完全放棄對患者的化療計畫。自始至終,患者堅持嘗試中醫療法,暫時不用抗病毒藥物。後來這位患者以視頻做見證,至今還在河洛網站上可以看到www.nsuhs.org.

中医思维

中医临床误诊误治并非少见,如能总结经验,吸取教训,以为后车之鉴,无疑是有意义的。笔者通过对古今一些误诊病案的分析,对引起误诊的思维方法,提出以下粗浅的看法。四诊不备,主观臆测正确的诊断来自对疾病的真切的了解,中医历来强调“四诊合参”的重要性,王学权《重庆堂随笔》说:“望、闻、问、切,名曰四诊,人皆知之。夫诊者,审也。审察病情,必四者相合,而可断其虚实寒热之何因也。但”四診“難免時有誤診漏診,“五診合參”,可使診斷更加完善,準確。

“望而知之谓之神”、“闻而知之谓之圣”、“问而知之谓之工”、“切而知之谓之巧”,“摸而知之為之驗”(脊椎診斷全靠五指觸摸脊椎而診斷),這樣才是真正的中西合璧,充分體現中醫的生命力,中醫能夠生存4000多年,歷經“廢興”戰火的洗劫,至今尚未平息,但能毅然傲立於世界醫學之林,靠的就是中醫的真正生命力-療效,加上今人反省現代醫學的弊端-藥物的副作用,人們越來越追求自然療法,這股勁風偏偏是從西方世界刮起的。習近平主席號召中醫走出國門,指出中医药“天地一体、天人合一、天地人和、和而不同”的思想,提出了振兴发展中医药产业已经成为推动实现中国梦的重要战略。我们中医药的教育和事业必然兴盛蓬勃。

注:“五診合參”是河洛醫科大學首次提出,並廣泛應用於河洛的課堂與臨床,學生的診治能力飛速提高。今提出此一新的論點,希望與同道及前輩商榷,隨時接受批評指正。